關於部落格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 21684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眷村故事:吳哥之吻


突然間,梅花豎起了耳朵。
幾個小毛頭衝進了村子,嘴裡亂七八糟地嚷著: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是我先看到的!」滿臉又是泥又是汗的小猴大口喘著氣。他就像一刻也停不下來的小猴子,打從侯媽媽把他放進學步車那天起,勉強搆到地面的一雙小腳丫就趕著輪子四鄰亂竄。再大一點兒時,翻牆爬樹沒人比得過,唯一讓他暫時安份點的就只有侯媽手中那支竹掃把。
 
「才不是!是我!」暑假過後就要上小學一年級的馬妹年齡和個頭都最小,獨生女兒找玩伴沒什麼好挑剔的,只有跟著這些大她好幾歲的哥哥們當跟屁蟲。只是每次集體行動她總被甩到最後頭,這次好不容易有個露臉的機會,那能輕易拱手讓人?
 
「誰說的?我第一個看到他們、、、、」狗子兇巴巴地叫著,在這漫長又無聊的夏天,好不容易發現這麼件刺激的大事情,當然是他這帶頭老大的功勞啊!他最討厭女生,家裡有一個小妹妹已經夠煩的了,偏偏這隔壁家的馬妹老愛黏著他,到哪裡都死命跟著,跑也跑不快,話也說不清楚,還偏是愛跟他唱反調。要不是馬媽媽常常塞些零嘴給狗子,拜託多照看著,他早就把馬妹甩得遠遠的。
 
「亂講亂講你亂講!」馬妹脹紅了臉力爭,聲音中已經帶著哭腔。
雙胞胎兄弟楊寶貝跟在後面,一邊互踢著石子一邊裝腔作勢學著馬妹的哭調。這對雙胞胎楊寶和楊貝兩人自小就形影不離,只要喊聲楊寶貝,包準小兄弟倆同時出現。
 
突然一個拔尖女高音響起:

「吵什麼吵!人家在做事知不知道!」
巷子裏的七嘴八舌一下子全噤了聲,幾張曬得紅通通、髒兮兮的小花臉仰起頭來,臨窗對著他們橫眉豎眼的正是村中的三大金釵:菊花、蓮子和小杏。小孩子們都知道,這幾個大姊可是招惹不得的,小則當眾訓示,大則向各家的父母隨便編排個幾句,就夠他們消受的了。
 
菊花火氣正大,她們在蓮子家趕暑假作業,這也表示離開學沒剩幾天了。以前她們總是合作無間,從小學到初中,三人都同校同班,因此功課可以互相幫忙。菊花數理拿手,小杏有藝術天分,剩下來的都交給蓮子。只是今年不同的是,菊花進了高商,面對難度加級而時間有限的作業,讓她對自己的處境由憐惜轉為憤恨,這大半天已經把所有教她的老師都狠狠咒罵一遍,而攤在桌上的作業本仍一動也不動地瞪著她。
 
小杏讀的是師專,今年第一次製作幼教教材。明明腦子裏有無數的絕妙點子,但是靈感卻又那麼飄忽不定難以捕捉,她琢磨了整個早上都無法理出一個頭緒,胸腹之間就像有一只燉鍋正慢火煎熬,一股子悶氣扣在裡頭上下竄升找不著出口。小杏相信自己的聰明才智絕對在兩個同伴之上,又高分考取了師專,哪有可能會被這麼一份暑假作業難倒咧?
 

只有蓮子從容多了,她唸普通高中,功課還應付得來。今天蓮爸和蓮媽上台北拜訪朋友去了,於是三個人一早就在她家集合趕功課,雖然今年不似往年可以互相幫忙,但三人坐在一起就是安心許多。蓮子把作業攤出來,先挑出最容易解決的週記本,抄抄寫寫幾個小時已經小有成果,估量著兩個焦躁的姊妹淘這回自身難保,她聰明地選擇閉嘴,安靜抄寫報紙上的每週時事。
 
菊花拉大嗓門向窗外吼著:
「暑假快完了,還到處亂跑,作業都做了沒?我看你們欠揍是不是?」
馬妹又害怕又委屈,憋著嘴哭了出來:「人家我先看到吳哥、、、、」
「不許哭!吳哥有什麼好看的!」菊花大半個身子伸出窗外,兩隻揮舞的胖手臂幾乎就要敲到頭上來了,嚇得幾個小傢伙拼命往後推擠。
「好啦!好啦!都回家去,不要在這裡吵!」蓮子心軟了,她的小弟弟也是這搗蛋的年齡,還好他今天沒跟這夥小鬼頭一起出現。
 
小杏突然靈光乍現:「等一下!剛才誰說看到什麼來著?」
垂頭喪氣正準備開溜的狗子精神一振:「我看見、、,呃,我們看見吳哥、、、」
小猴搶著打斷:「和一個女生、、、」
「打開司!」馬妹奮力拔得頭籌,淚珠兒還在眼眶裡打轉,小臉蛋就自個兒笑開了。
「吳哥打kiss!跟誰?跟誰?」菊花興奮得大叫,彷彿已在目擊現場。
狗子和小猴面面相覤:「我只看到後背、、、」
「笨哪!怎麼不看清楚一點!」菊花氣得跺腳。

雙胞胎兄弟覺得這答案太簡單,異口同聲地說:「就是穿裙子的女生呀!」
「楊寶貝,給我閉嘴!」小杏已經快要失去耐性了。
 
蓮子也著急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可以欠缺女主角呢?所幸她懂得小孩的性子,她拉開兩個同伴,拿出一個玻璃紙包裝的彩色棒棒糖在窗前慢慢晃著,一邊溫柔的地笑著:「哪一個聰明的小孩知道啊?」
馬妹眼睛立即發亮,顧不得狗子的領導權威,她擠到窗前努力踮起腳伸長了小手,大聲報告:「我知道,是鳳姊姊!」
 
鳳凰是隔壁眷村的女孩,長得文靜纖秀,有時會到復華新村來找同學。她從小就功課好,一路都是讀最好的學校,尤其考上省女中時,左鄰右舍送去慶賀的鞭炮震天價響放了一整天,連復華新村都聽得清清楚楚,自此鳳凰就成了兩個村子的典範人物。
 
三大金釵和鳳凰完全不同路,也由於常被父母拿來當做範例訓示,讓她們心中有些忿忿不平,因此更沒什麼交集。倒是吳哥,和蓮子家住同一條巷子裡,他脾氣好又有耐性,經常被小杏三人找來幫忙大小考前緊急複習,而且幾乎是隨傳隨到,被金釵們歸類於好用又無害的男生。

 
吳哥人很上進,去年才剛考上師範大學,是村中公認的好青年。他也是這個眷村第二代中,第一個進大學的。放榜的那一天,吳爸吳媽喜極而泣,來道賀的叔伯媽媽們也陪著抹眼淚。這群中年漢子攜妻帶小,輾轉大江南北又不約而同地在這海島眷村落了腳,少小離家老大不能回,第二代成長的喜悅牽動了心底複雜又微妙的情緒,對望的淚眼中隱隱帶著一絲苦澀。一干搶著吃糖果的小孩子們互扮鬼臉,真是莫名其妙的大人!
 
這回真想不到悶聲不響的吳哥有這麼一手,蓮子想著,當倆人嘴唇碰上,不知是什麼樣的滋味?瓊瑤小說裏都形容是有如觸電一樣,蓮子也有過觸電的經驗,但那種又麻又痛的事,哪裡會跟浪漫扯得上邊兒?蓮子堅信,這其中一定有某個關鍵是小說裡面漏寫的。不知道吳哥肯不肯透露一些些呢?
 
這一頭的菊花,立刻興奮得忘了自己的煩惱。這個大秘密可太寶貴了,足以拿來嘲笑吳哥好幾個月的,說不定還可敲榨他一頓村子口的餃子館呢!而且而且,沒想到居然是跟鳳凰,真是太勁爆了,這兩人怎麼會走在一起?吳哥這老實人竟一點風聲都不露,看不出來啊!無論如何這下子大快人心,又剔除了一個爹娘眼中的典範,那往後的日子可就好過多了。
 

小杏心中卻有些微妙的起伏。人人都說她是美人胚,又常代表學校參加書畫和舞蹈比賽,在學校和眷村裡都有大把大把的男生繞著她打轉,這個呆頭呆腦的吳哥她也未必瞧得上眼,但是他竟然這樣公然喜歡上別的女孩子,一點也沒把她放在眼裡,就實在太可惡、太傷人了!而且本村的有為青年居然跨界和隔壁村子的鳳凰約會,這事若傳出去小杏在復華新村第一把美女的地位豈不搖搖欲墬?這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
 
假日裡的校園裡十分安靜,吳哥騎著腳踏車在操場兜圈子。鳳凰剛離開,他實在太興奮了,心中狂跳、手心冒汗,不曉得該如何是好,必須要獨自冷靜一下。今天真是個大日子,他會永遠記得這個夏天。他剛剛吻了鳳凰,這是他生平第一次親吻女生,雖然只不過是兩片嘴唇輕輕貼了一下,但那柔軟的觸碰及帶著微麻的感覺卻依然停留在唇上。操場周邊燒得火紅的鳳凰木,就好似他們倆人炙熱的心,想著想著吳哥的嘴角不由得向上揚了起來,腳踏車愈踩愈快。
 
遠遠地,吳哥看見狗子和他的一群小嘍囉在村子口探頭探腦,大黃狗梅花也搖著尾巴到處亂竄。平常吳哥是不大搭理他們的,但這會兒他心情極佳,一邊揮了揮手一邊暗自慶幸小傢伙們沒跑到校園去。但是今天這群小鬼頭好像又有點古怪,對著他不斷大呼小叫的,吳哥輕鬆地朝著他們騎過去,完全沒料到他這一生最浪漫的一天即將悲慘結束。
 
在狗子一聲令下,還沈醉在夢幻中的白馬王子立刻身陷重圍,一群黃口小兒圍繞著他又唱又跳。這隻臨時拼湊又興奮過度的小合唱團雖然五音不全外帶口齒不清,但是半分鐘過後,原本意氣風發的吳哥開始臉色泛白,這真是他這輩子聽到最可怕的歌曲了。

「八月二十小鳳凰,and 密司脫吳哥哥。」
「八月二十小鳳凰,and 密司脫吳哥哥。」
「八月二十小鳳凰,and 密司脫吳哥哥。」
「八月二十小鳳凰,and 密司脫吳哥哥。」
 
歌詞只有簡單的兩句,可是完全能夠切入事件核心,並且簡短精鍊、點到為止。當然後者也是為了順應現實,要知道在短短幾分鐘內教唱這一團散兵游勇,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由此可見三大金釵卯足了勁,把暑假作業尚未啟動的聰明才智全都使了出來,也真是難為了她們。
 
到了晚餐時分,復華新村至少已有二十家小孩傳唱著這首沒頭沒腦的短歌,在聲息相聞的眷村裏就像是啟動了多部兒童合唱團,左鄰唱了上句右舍緊接唱下句,丈二金剛的父母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一些警覺性較高的軍官叔伯開始緊張了,這裡面有時間和可疑的人名,莫非是潛伏匪諜的行動暗號?
 

在軍官團保密防諜會議正在進行的當兒,從沒進過學堂的侯媽倒先破解了這個謎團。她憑直覺判定這檔事兒一定跟家裡的猴崽子脫不了干係,當小猴吞下最後一口飯菜放下碗筷時,侯媽已經提著竹掃把殺氣騰騰地站在眼前。機靈的小猴打小就是個最識時務的孩子,侯媽的手還沒舉起,這廂已經一五一十從實招來。答案揭曉了,各家都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但是新產生的議題又讓人煞費思量。當夜已深沉,村中最後一盞燈熄滅之前,半數以上的家庭已經討論了模範青年的初吻。家中有女初長成的媽媽們,立馬將吳哥列為限制接觸的名單內。
 
吳哥沒料到他的一個吻讓眷村上下都忙碌了起來。早餐前,吳媽媽已分別拜訪了三大金釵的父母,要求放過兒子一馬。接著小杏、蓮子和菊花開了一個緊急會議,經過熱烈討論,定下了全案的攻防計畫和實施步驟。會後,狗子奉金釵司令部之命,立即號令眾小兵暫時封嘴,靜待下一步指示。短短一天內,復華新村的第二代已依照父執輩多年征戰沙場的口述經驗,精確地完成整個事件的沙盤推演。這樁既隱密又人人心照不宣的事件,讓復華新村不同年齡層的年輕人緊密結合,產生了一種秘密共享的革命情感。
 
有了金釵們的加持,此時狗子嘍囉王的權威儼然樹立,而立下汗馬功勞的馬妹地位自是大不同。雖然天氣依舊酷熱,狗子這幾天突然養成了在村子的中央通道上散步的習慣,小猴和馬妹一左一右隨行護衛,比起復華新村官階最高的上校團長李伯伯還要神氣十分。其他未能參與起事的小兄弟們也莫不以欽佩的眼神迎送著這隻來回巡弋的小隊伍。
 

吳哥十分沮喪,鳳凰已經不理他了。週邊的氣氛又突然變得很詭異,平常親切的媽媽們開始以鷹犬般的警戒眼神盯著他,而許多小女生一看到他就摀著嘴笑,有些膽子大的,居然還偷偷對著他擠眉弄眼。而最最令人擔心的是現在要赴的恐怖約會,吳媽已嚴重警告過他,一定要讓三大金釵的小合唱團盡速解散,否則再傳到隔壁村子,鳳凰的爸媽可不答應。更重要的是,現在吳媽連打麻將時都被牌友拿來取笑,害得她已經連輸了好幾場。
 
吳哥慢吞吞地走到依舊安靜的校園,才幾天沒來,鳳凰花落了一地,豔麗的色彩一下子顯得黯淡許多。
「吳哥!在這兒哪!」興高采烈的菊花在樹下向他招手。
「哎呀!吳哥,開心一點,我們給你準備了點心喔!」
蓮子和小杏也熱絡地張羅著。吳哥更緊張了。
「這裡坐啊!還有綠豆冰,可以退火的。」
眼前這陣仗絕非好現象,吳哥深吸了一口氣,低聲下氣地說:
「拜託妳們不要再鬧了!」
小杏笑得十分燦爛:
「不用擔心哪,我們只是開個小玩笑而已。」
「那狗子他們、、、、」
「沒關係啦,小孩子過兩天就忘記了。」蓮子安慰著。
事情沒那麼簡單,吳哥還不笨:「好吧,妳們到底想要怎麼樣?」
「不要這麼說嘛,不過呢我們倒可以幫你一個忙。」

「說吧!」話一出口吳哥就後悔了,這三女孩子是有備而來的。
菊花立即拿出一張寫得密密麻麻的紙張遞給他,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送你一帖消除煩惱的秘方喔!」
小杏鄭重地向他伸出手,好似赦免了他的罪行:
「我們向你保證,從今天起,你再也不會聽到什麼閒言閒語了!」
 
小杏確實沒有騙他。從那天起這件事沒再讓吳哥操心。因為在剩餘的假期裏,他都沒有再跨出家門。消除煩惱的秘方貼在牆上,條列出三大金釵所有的暑期作業,書桌上堆滿小杏的教材和菊花的資產表,以及,蓮子的五篇作文。
 
一陣陣刺耳的蟬鳴把吳哥驚醒,他直楞楞地望著天花板發呆,剛剛在一個長長的午覺中,他夢到羞紅臉蛋的鳳凰,感覺是那麼樣的真實,鳳凰輕柔的氣息彷彿就在耳邊吹拂。但在夢境裏,三大金釵似笑非笑的面孔突隱突現,讓人十分不安。吳哥有點困惑,轉頭望出去,窗外一片萬里晴空,一群小兒呼嘯而過,分明就是個青春奔放的夏日時光。
 
這是暑假的最後一天,好像發生了許多事,又好像什麼也沒發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