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 216160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他在死亡線上一日夜~洪水港兵變事件簿(一)

《死亡線上一日夜》 
時間: 194952514:0027日凌晨
 
四十歲的賴團長奉命擔任武漢嘉漁至監利的江北守備,兼洪湖清剿指揮官。他剛順利完成了掩護華中國軍安全南渡、清剿湖匪及剿辦違紀部隊重大任務。尚未稍歇,又奉示全團立即渡過長江歸建師部,並負責長江南岸長約五十公里的江南防務,以阻擋共軍南渡。
 
全團渡江後,賴團長將三個營兵力沿長江南岸防線佈署剛就緒,五月二十四號午夜十二點又接獲師長莫國璋少將最新命令,限他次晨八點以前,率團部及第三營向二十五公里外的師部報到,其餘兩營依路程遠近分梯次報到。任誰也料想不到,此時兵變序幕已經開啟,新上任的莫國璋師長已被叛逆挾持,而負有保護師部之責的警衛營也已經倒戈相向。
 
師部所在地湖南省岳陽洪水港,是濱臨長江南岸的重鎮。由於連續天雨長江堤岸濕滑難行加上修復沖斷浮橋費時,
心急如焚的賴團長率領團部及第三營弟兄急行軍趕到洪水港時,已是二十五號下午兩點,未料也一腳跨進了死亡線上的一日夜。
 
《猝然被劫 軟禁人質》 
時間: 52514:00
 
洪水港是沿河岸而建的小鎮,賴團長命團部由市區外圍向宿營地行進,他自己僅帶兩個貼身衛士進入市區。師部蕭姓參謀主任率警衛營長及師部連長於街上相迎,見面後蕭緊隨賴團長身後,刻意將他和兩位武裝衛士隔離,接著強制卸除衛士的配槍及馬匹。在敵前征戰無數的賴團長,完全沒有防備到竟然會在自己的師部被劫持。
 
尚未查覺的賴團長急著想要去見師長,蕭某卻堅持帶他到市區盡頭的一棟獨立家屋。待坐定後,蕭便開門見山地說,師長、副師長以及前一日送兵力佈署圖的副團長皆已被扣押,「現在的問題就是你!」賴團長方驚覺師部發生了兵變事件,他已失去自由,這棟房子就是他的囚禁所。房屋四周派有警衛營步兵一連、重機槍兩排全面包圍。
 
事起突然情勢極為險惡,孤身入虎口的賴團長力持鎮定,開口先提出兩件要求:「第一,請幫團部財務洪主任安排一辦公處所,以發放全團官兵薪餉,此為國家給予部隊之待遇,希望容許發至每一官兵手中。第二,本人隨後抵達之眷屬三人,能否來此一見。薪餉及人員的安全,請予以負責。」蕭答應照辦,於是賴團長和妻子及四歲兒子、兩歲女兒得以相聚,一家人同時也都成為軟禁人質。
 
此一兵變事件背後的主謀之一是曾任師部參謀長的黨建國,賴團長與黨、蕭兩人原是軍中舊識,只是未料到他們已秘密投共。黨派蕭來勸服賴團長率全團兵馬倒戈,並許之以副旅長之職,如不從則置之於死地,威脅利誘雙管齊下。當晚蕭某遊說至凌晨兩點方離去,次日又來,賴團長的答覆始終如一:「生死置之度外,絕不從權。」蕭無功而返,於是黨建國親自出馬,他一再表示對賴團長素極欽佩,絕無留難之意,只是
奉命行事,共同商討以因應時局。
 
黨建國打的如意算盤是,趁此一兵變事件消息尚未外洩以及友團抵達前,先掌握九十九團兵馬,如此對本身武裝力量及人心導向皆有極大助力。如賴團長拒絕合作,黨已在秘密會議中多次力主殺之不足惜。此時尚待躊躇的是,九十九團第一營弟兄跟隨賴團長多年,戰鬥力和團結力之強,叛逆部隊恐難以正面對抗,如賴團長一旦犧牲,第一營部隊的抗拒將更激烈。
 
此時賴團長的兩名貼身衛士已被解除武裝釋回身邊。雖然他及家人失去人身自由,且牆外有重兵包圍,屋內有蕭及四位上尉參謀全天候監視,但為維持表面的平靜,仍允許陸續抵達的各營長及相關人員來向團長報到。賴團長很清楚這外弛內張情況不會持久,一旦黨建國佈署完成,部隊不是倒戈投共,就是被分化引發一場同袍廝殺的大劫難。時間十分緊迫,個人安危已不足慮,賴團長日夜苦思的是,如何在此一役中取勝以保全部隊。(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