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 21712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足跡之十~富國島《絕食》

國軍部隊入越前,黃杰將軍與法國邊防司令簽訂了「假道入越,轉運台灣」的協定,未料被法軍繳械、拘禁三年半,受盡了不人道待遇。法國先是把大批人員集中軟禁在越北蒙陽山區的廢棄煤礦區,甚至強硬要求部隊撥出人力做­為煤礦和橡膠園奴工。
 
父親在他的回憶錄中寫著:「當時每人每天所配食米只能做兩餐稀飯,以及少許牛肉罐頭和發臭的鹹魚乾,根本不足以充飢」,這「少許」的牛肉罐頭是10個人分配一罐。缺乏營養加上溼熱瘴氣及飲水、衛生條件的不足,導致死亡人數節節上升。根據《富國島留越國軍史料彙編》紀錄,從19501月到6月底,羈禁在越北的國軍被遷移到南邊的富國島及金蘭灣為止,在蒙陽集中營死亡的官兵及眷屬人數高達287人。
 
這其間各國的暗中角力也讓局勢如波濤起伏。自國軍入越後,法國受到中共的強烈抗議,深恐引起邊境戰事;同時法軍為保住越南殖民地也正與越盟交戰,於是法方企圖以國軍為質,迫使美國對法國增加軍隊及物質援助。因此這批既非敵對國亦非俘虜的國軍,就不明不白的被囚禁起來,法國違背雙方簽訂的協定,既不同意轉運台灣,也不予釋放。而對剛遷移到台灣的中央政府來說,萬事待興無暇顧及不說,蔣中正總統心中仍想把這支軍隊當一活棋,從越南伺機反攻大陸。
 
19506月韓戰爆發,美國與中共先後參戰成為對立國,於是美國對中共態度開始轉為強硬。一度對留越國軍也提出就地武裝、參與法越戰爭的構想,只是被法軍駐越司令塔西尼堅持羈囚而作罷。
 
囚居富國島的國軍,雖然以堅強的意志力在集中營區完成組織整訓、造營舍、建學校等,但是身處孤懸海外小島、生活飲食極度匱乏下,一方面長久面對法軍的苛刻待遇忍氣吞聲,另方面當時中華民國政府態度曖昧、搖擺不定的政策更讓孤軍深感前途未卜、抑鬱難消。就在二十世紀的開放年代,這數萬人竟就不明就裏地被奪取了最基本的人身自由,完全阻絕於文明社會之外。
 
於是在1951年的聖誕節,這個西洋人最重視的家庭團聚日,已被囚禁七百多個日子的三萬多官兵眷屬,集體以最深沉的痛苦反抗來向國際發聲求援,傳達「還我自由」的渴望。
 
1952年元月,始終堅持監禁國軍的法司令塔西尼將軍過世,接任者法國聯邦部部長黎都諾主張立即釋放運台,美政府亦支持應允,此時中華民國政府才轉而思考接運部隊回台,並開始積極進行相關作業,政府高層極機密的公文封上寫著:「富台計劃」。
 
19536月,中華民國政府派出海軍登陸艇6艘、商船14艘,以一個月時間分成七批,低調而隱密地把這批漂零海外三年半的官兵眷屬及學生三萬零八十人,接運回台。
 
老相簿裏的這張的「國軍絕食運動」照片,自小看慣;也曾讀過
父親同袍張南川叔叔寫給他的這幾句話:「越北殘陽壯士解劍之苦,羈越期間吞聲忍辱之悲,炙膚跛足之慘」,但一直到此刻,搜尋到相關的檔案和歷史資料,我才深刻體會到,這斑駁泛黃照片背後的滄桑和沉重。
 
鳳凰衛視攝製的紀錄片《最後的撤退:富國島國軍撤退來台紀錄》,是我所見最完整且宏觀的留越國軍歷史紀錄片。感謝兆熙長官的協助,我及家人才能獲知觀看。珍貴的史料還有國史館出版、黃翔瑜先生編輯的《富國島留越國軍史料彙編》,也蒙好友玉霞協助搶購到庫存最後一套。如此體貼的心意,讓我在閱讀歷史的殘酷和悽苦之餘,心中仍然充滿了溫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